ADtouch

【胜出】在绿谷出久自杀之前

霧雨:

讲述的是绿谷在自杀之前给欧尔麦特的信。




绿谷还没有进入雄英,也不会进入雄英。




来来来,发糖糖了哦(被打死)








**正文**






欧尔麦特,如果可以的话,你能看完这些吗?




这可能是一个故事,也只是一个故事。憋了这么久,总觉得应该在某一个时间点把他告诉世人。茫茫人海中,只要有一个人能看到这个故事,我就已经很开心了。


 


 


初中三年可以说是我过的很艰苦的三年。之后高中会怎么样,我不知道,只知道现在很累。每天都会有想死的念头,想去跳楼,想去溺死。想知道风从耳边刮过的感觉,想知道水底的世界到底是不是那么漆黑寒冷。我申请了很多所学校的英雄科,希望其中一所能够给我一点微不足道的希望。我知道没有学校想要无个性的,但是就算如此我还是这么做了。今天早上收了一封拒信,昨天也有一封。我告诉自己啊,这其实是给了我更多的机会去选择别的学校呀。但是我心里真的没底。


 


 


从初一入学开始,我就比别人差了一大截。说实话,本来我根本去不了这个初中的,只是妈妈交了很多的钱,又求了很多的人,我才勉勉强强去了这所学校。我一直记着自己一开始是如何的无知与迷茫。班里的同学似乎都已经认识彼此了,但是刚刚插班进去的我不知道任何人。同学们都在施展着自己的个性,每一个都是那么的抢眼。你知道吗,欧尔麦特,我那个时候只能低着头,看着鞋子,觉得今天的鞋子真丑。在礼堂听着新生介绍,台上的老师在讲一些个性的使用界限,我根本不知道这些是什么,应该怎么操作。但是我不敢问任何一个人,因为这样会被当成白痴。啊,虽然我到最后依旧是一个白痴(笑)。当时在班里,看着大家,觉得他们都好厉害。学校组织体能训练的时候,别人都是轻轻松松的完成任务,只有我,为了到达最低要求,每天都要自己练习三个小时。我开始怀念小的时候,怀念和妈妈一起玩扮演欧尔麦特游戏的日子。我穿着缩小版欧尔麦特的服装,从房间冲了出来,喊出“因为我来了”。当时的天空是万里无云的呀。


 


 


欧尔麦特你是所有人的偶像呢。在小学的时候我会每天都和别人说,今天欧尔麦特又做什么了,哪个限量周边又出现了。我没有觉得谁会烦我,大家喜欢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啊,我只是在把我的快乐分享给别人而已,这看起来没什么错啊。


 


 


你知道的吧,小胜,我的朋友。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,个性也是非常强的。我喜欢他闪闪发光的样子,自信的身影,还有有些高傲的表情。我总会和他聊关于你的事。即使小学的他也是有一些不近人情,但是还是会和我很开心的聊天的。就算被说“废久”也没有关系。每次有你的讯息的时候,我总会随手拿起电话,打给小胜,也不管对方骂骂咧咧的语气,叽叽喳喳的说起了自己的激动。




 


初一的时候,应该是第二学期。我还是在那台电脑面前,查你的最新资讯。好巧啊,翻到了两年前的那一条资讯。因为那条资讯,我给小胜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。欧尔麦特好帅啊,即使现在看还是感慨万千。刚想拿起电话和小胜分享,我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中。




 


和谁分享呢。


小胜已经有别的朋友了。


大家都很厉害呢,没有人会在乎一个无个性的。




 


我把手收了回来,和另一只手一起,轻放在膝盖上,身子蜷缩在椅子里,呆呆地看着电脑上的静止画面。




 


初中过生日的时候,我没有叫过任何同学。我在想,等哪天我和他们一样厉害了,我就和他们一起过生日。那年的我依旧希望无个性只是一个上帝的玩笑。




 


然后就这样,三年的生日都是我一个人过去的。每年生日的时候,妈妈总会担心的看着我,小心的问着“今年有同学来家里吗?”我笑着回应,没有,和妈妈一起过生日就已经很开心了。无论发生什么,妈妈是绝对不能伤害的那个人。


 




其实我还是……有点孤独的啊。找不到交心的朋友什么的。不是因为我性格的问题吧,大概(笑)?只是心里觉得,我配不上那些人。我不敢在班上用功。大家互相吹捧的风气还想很早就有了。如果被发现在努力学习的话,是会被人嘲讽的。特别是我这个无个性。被发现的话,可能会被说做“看啊,这个无个性想要成为世界的首领呢”“大家可都要小心这个无个性啊”。遇到不会的题目的时候,我也不会去问班里的人。这样学习起来很麻烦的对吧,所以在考试之前,我总会一个人复习到深夜。其实呢,很多时间都是浪费过去的啦。有的时候会继续看你的视频,幻想着哪一天我也可以变成你这样厉害的一个人。也有时候在想小胜。


 




小胜在初二的某一天突然开始不理我了,可能他认为有个无个性的幼驯染很丢人吧,我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可是就算是不理我,也要告诉我一个原因吧。无缘无故的疏远,真的很伤人啊。我尝试了很多次,主动去找小胜,但是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冷淡地回应。再次分配同桌的时候,我默念着“和谁都可以只要不是小胜就行”,甚至连那个一星期不洗澡的家伙都不再在意了。欧尔麦特,如果上帝存在的话,他是不是喜欢捉弄人呢?这么多年都没有和小胜做过同桌,唯独这次。小胜下课一脸不耐烦的去找老师,我靠在办公室的门边,听着里面传出来的话语。


 




“为什么要让我和他坐同桌啊!?老师你是可以随意调座位的吧,那就把他给我调走啊!那个无个性坐在我旁边,每天忍受着想吐的欲望有多难受你知道吗?!”




 


原来小胜这么讨厌我啊。




 


之后我也去找老师谈论了这件事。面对我,老师明显放松了许多,毕竟我没有那么凶神恶煞。老师柔声问我为什么不愿意和爆豪同学坐同桌,是有什么隐情吗?我抱着书本,低着头,迟迟没有回话。老师好像看出了我的难处,刚想拍拍肩然后放我走,看到了我的眼泪之后一下慌了阵脚。她忙着找纸巾,擦掉我的眼泪,焦急的问我是不是刚才说了什么过分的话,刺激到我了。我摇了摇头。


 




“老师,没关系的。我知道……没有一个人会想要一个废物坐同桌的。”


 




初三了,要准备高中的入学考试了。但是无个性的自己真的可能考上学校吗?那个时候我甚至想,就算考不上英雄科,只要考上了学校,我就可以好好学习,然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一直陪着妈妈。至于小胜,他一定会考上雄英的英雄科吧,他那么优秀的一个人。小胜的话,实战训练一定没有问题吧。但是对于我来说,就算是普通科的实战训练,我也是很苦手的啊。为了考试,我每天都会做额外的训练。晚上妈妈睡着的时候,我会偷偷跑出去,到海边跑步。夜训真的好累啊,我当时是有一点抗拒的。但是不这样的话,我可能就真的什么都做不成了。所以,当每次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我就会看你的视频,一遍遍听着“因为我来了”。


 




可是就算怎么练习,身体依旧是那么弱。有段时间我真的很迷茫。越来越喜欢看bad end的小说,越来越喜欢听一些伤感的音乐。明明之前笑起来那么容易,现在却再也笑不出来了。心情太差的时候,我会把自己关到黑暗的房间里,听好几个小时的音乐,幻想着一些这个世界根部不会发生的故事。




 


有的时候我真的是恨极了这个该死的世界。妈妈得了重病,据说活下来的机率不到百分之五。在医院里,妈妈的身上插满了管子,白色的营养液顺着管子流进胃袋里补充营养的时候,我并不是很害怕。可是每次看到妈妈身上的管子流出来的都是红色的血,身上挂着好几个血袋,苍白的脸上极力扯出的笑容,安慰着我说没关系,妈妈一点也不痛苦。




 


我真的受不了了啊。为什么,为什么命运玩弄的只有我一个人呢?




 


我开始在晚上哭。捂着嘴,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。如果被邻居听到了就不好了,会被认为是在打扰别人的。欧尔麦特,你知道吗,那个时候啊,我觉得人生好痛苦,好漫长。拿起手边的刀片,一下下的划在自己的手臂上。看着血珠渗出,我感觉到了疼。并不是那种钻心的疼痛,但是麻木感遍布全身,怎么也消不掉。啊啊,妈妈在医院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吗?




 


为了照顾妈妈,我开始缺勤了。偶尔去学校的时候,发现大家对我的态度没有那么恶劣了。好像女生们知道了一些我妈妈的事,所以对我有了同情之心。男生们也开始觉得之前做的事情过分了吧,所以再也没有嘲笑我过。我的生活似乎归于平静。我没有主动去找小胜说话,毕竟临近考试,他也是很忙的吧。偶尔在走廊会遇到小胜,如果换作平时的我,一定会弱弱的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,但是已经疲于生活,或者说不再想活下去的我,无法像平时一样扯出笑容了。我没有看他,无声的走过。小胜好像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着我离开。那个时候小胜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呢?还是那么不屑吗?




 


【废久已经很久没有来上学了。这个家伙平时一直嚷嚷着说要当英雄,哈,一个无个性能够做什么呢?我是真的不满于他的痴心妄想,想要他放弃没有意义的坚持。我开始冷嘲热讽,在公众面前羞辱他,甚至有段时间决定不再和他说话。




 


我知道,我做的的确有些过分。但是我就是不想道歉啊。每次看到那张笑着的脸,我就没来由的烦躁,想去奚落他。同时我又觉得,这是不对的。他是一个弱小的人。弱小就应该被强大保护着啊。


 




离着我开始冷落他已经一个月了。我终于觉得我做的有些过分,准备去主动找他说话。其实算不上什么聊天吧,撑死了把他的作业本扔给他,说一句“废久,你的作业本”这种无关紧要的话。


 




可是他却没有来上学。




 


再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,可以笑着说话的出久了。他的脸色开始越来越苍白,性格越来越古孤僻。到底发生了什么啊?!我真的很想去问清楚。可是我却无法按照之前酝酿好的“对话”与他搭话了。那天在走廊上遇到他的时候,我应该还是那副高傲的表情吧。我等着他对我露出一个弱弱的笑容,然后这一切都会迎刃而解,我就可以不满的“啧”一下,然后问清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


 


可是他没有笑。




 


他是已经不会笑了吗。


 




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开始越来越烦躁起来。到底发生了什么啊!




 


我抓着头发,尽力在脑子里搜索出线索。我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的体育课,大家都下楼上课去了,只有废久请了假,一个人在班里自习。因为口渴的原因,我上楼去那水杯。回到班里时,看到了他趴在桌子上,安静的睡着。夏天的温度比较高,他卷起了袖子。我走到他旁边,想仔细看看这几天都没怎么见过的脸。但是抓住我注意力的不是他的睡颜,而是手臂上的刀痕。】


 




妈妈的最终手术失败了。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。我知道,得了这种病的话一定活不下来的。可是好痛苦啊,好想死。为什么医生不让我见妈妈最后一面呢?为什么不能让我和她说说话呢?就算妈妈的呼吸已经不在了,为什么不能让我摸摸她的脸呢?为什么不能把她抱回去,让她陪在我的身边,直到腐烂为止呢。我知道啊,不能这么做。可是她是我的唯一了。


 




我用刀划手臂的这件事好像被小胜知道了。那天放学他喊着我的名字,叫我出来,说是要和我理论。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再思考为什么小胜会找我了。右手的刀片滑落,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我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划了。左手手臂上全是伤痕,皮肉被伤害到发烂,阴森的骨头都已经露了出来。小胜好像听到了刚刚刀掉在地上的声音,冲进了保健室。啊,在学校里,只有保健室是可能会有刀具的地方……。他猛地拉开帘子,动作在一瞬间凝固了。


 




【为什么啊。


 




从左手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已经染红了床单,失血过多的手臂已经无力抬起了。绿谷惨笑着看着爆豪。那天的夕阳柔化了少年的剪影,本该温柔的场面,现在看来却是那么的绝望。


 




“小胜……”绿谷试着站起来,能动的右手支撑的身体。爆豪喊着“你这家伙到底他妈在干嘛啊?!”,却没有做任何的动作。像之前一样暴力对待他的话,可能真的会碎掉了吧。现在的绿谷,玻璃娃娃都比他坚硬啊。


 




“要开心的活下去啊。”】


 




欧尔麦特,你记不记得那次你把我救下,我在天台上问你,无个性可不可以当英雄的这件事?你否定了我,然后拿着被你抓住的怪物扬长而去。其实啊,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想当英雄了。已经没有意义了。虽然上次自杀被小胜组织了……但是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啊。将我拉入谷底的事实太多,我只是想延长我和你相处的时间罢了。过了那天,我可能就再也不会和你相遇了吧。就算你还活着,会活到下一个世纪,我们也再也不会见面了。那天我在天台上站着,回忆着从小到大与妈妈生活的每一个瞬间,还有与小胜的所有记忆,一直到晚上。我看着路灯、树、高楼、人群。为什么人们要这么忙碌呢。如果人生就是漫无目的的话,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放弃会比较好呢?


 




6月的风吹过,我为什么感觉不到温暖呢。


 


 




欧尔麦特。


 




你是我最喜欢的英雄。


 




如果你能看到这里的话,真的是太好了。


 

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绿谷出久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等到欧尔麦特赶到绿谷家的时候,绿谷已经不再能够与欧尔麦特对话,说着“你是我最崇拜的英雄”这种话了。一个金发的少年跪在墨绿色头发的少年面前,痛苦的发出悲鸣。


 


“喂……少年……”欧尔麦特试图去安慰金发少年。旁边的瓶子显示着绿发少年死于自杀,死因氰化物中毒。


 


“废久啊……”


 


“出久……”


 


我对你……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我对你--------






















给我的狗先看了看,狗说不是很虐!我也不知道虐不虐!


虐到你了就给我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!


没有虐到的话……qwqqqq



烦人的智慧:

出胜+轰爆大三角2333
作者:으자 (@dmwk00)
https://twitter.com/dmwk00/status/748211682283905026
无授权汉化,喜欢请到推特给太太点心

大概是开酒吧的咔酱和上班族出久,还有寂寞的富二代轰的三角故事。【其实我不会韩语,这全是编的,别信】

阿翼@自汉化中:

无授权搬运,自汉化,侵删。
作者推特id:ametoyan

花吐症neta,快结婚啊,你们两个。

胜出本堆集地:

[all出久英雄事務所][15][勝出]只有我知道的你的四個癖好

图源:mizi/翻译:羊驼/修嵌:COCO/校对:翩翩

P站地址

解压密码:作者P站id

下载地址  提取码:n7sn

有购买此书的GN,写纸条附微博id拍照给主页(通过微博私信),可以直接索取密码

本汉化属于日文学术交流,版权属于原作者,请勿二次上传或公开讨论密码

Kuri_久里:

给阴阳师和犬夜叉联动画的图,图二是砍掉的配色不过我也挺喜欢的就一起发一发~~当时知道要出犬夜叉和杀生丸的时候巨激动~